智能儿 向往世俗生活的小尼姑

智能儿 智能儿
  • 中文名:智能
  • 别名:能儿
  • 国籍:中国
  • 民族:汉
  • 职业:尼姑
  • 毕业院校:水月庵
  • 信仰:佛教
  • 代表作品:与秦钟幽会
  • 性别:女
  • 出处:《红楼梦》,《吴氏石头记》
智能儿介绍

智能儿,水月庵的小尼姑。净虚的徒弟,自幼在贾府走动,无人不识,也常和宝玉、秦钟玩笑。长大后渐知风情,看上秦钟人物风流,秦钟也爱她妍媚。两人情投意合,在馒头庵时幽会数次,秦钟返回家后,她从水月庵私逃出来找秦钟,不意被秦钟父亲秦业知觉,将她逐出,后不知去向。

角色经历

“错爱”开始

“错爱”的前提是“错”,就是说这份爱情要有一个悲剧的结尾。还要属于自由恋爱的那一种,当然也包括单恋。按照这个标准,智能儿与秦钟之间的爱情就应该算是“错爱”,所以就补上这一篇。只是曹公对他们的情感历程描述得太简单,似乎他俩只为劝世而存在。就象茗烟和卍(万)儿的爱情只为体现宝玉对袭人的性依赖一样。

智能儿和秦钟

智能儿和秦钟都出场在第七回,这又是曹公的妙笔所在。表面上说惜春与智能儿顽耍,却暗示着惜春将来青灯木鱼、朝钟暮鼓的人生结局。这回上半部分出场的智能儿,与下半部分出场的秦钟似乎没有任何联系,却为他们后来的一段风流韵事埋下了伏笔。这其中也包含了,身在世俗之中的贵族小姐对佛门的倾慕,和置身佛门的小尼姑对世俗生活的向往。

智能儿不知去向

智能儿不知去向,秦钟命归黄泉。但他们都不枉来世上一趟,因为他们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回,因为他们有过义无反顾、忘乎所以的挚爱追求,因为他们有过跌荡起伏、狂乱不羁的情感投入。也让我们有机会感受平凡人物的爱恨悲欢,以至于让我们忽略了他们因为滥用激情、透支身体、蔑视礼俗而付出的高昂代价,和最终的悲惨结局。我曾设想智能儿和秦钟的另外一种结局,但我失败了。因为即使秦钟不死,以他的秉性我也不敢保证,他在面对强大的舆论攻势时会不会退缩,在面临众叛亲离时他是否能保证对智能儿不离不弃,看来他们的爱情注定是个悲剧。

智能儿不可能再回水月庵,我曾猜测好朋友惜春会收留她,但是看到惜春在抄捡大观园时对入画的表现,又否定了这个猜测。但我断定她们以后还会在一起,因为惜春曾对智能儿说过:“明儿也剃了头同她作姑子去”。智能儿还会重入空门的,因为没有了秦钟的佛门就不再是“牢坑”,这时的智能儿犹如那块幻变成美玉的顽石,在“历尽离合悲欢、炎凉世态”之后,带着无限的眷恋与惆怅,重新回到“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”一样。贾家败落之后,智能儿找到了惜春,把她带到了自己寺院里,从此二人在这里孤独一身、终老一生。

角色设定

《红楼梦》中刻画了不少的僧道人物的形象,可总感觉他们的僧侣身份更像是谋生的职业而非真正出于信仰,在这些人中智能儿却是少数富有个性光彩的一个。

智能儿把佛门净地称作“牢坑”,说明她出家绝非自愿,看看芳官、藕官她们出家的经历就明白了

智能儿,无非就是被逼无奈且走投无路。她们的师傅不会真正关心她们,这些小尼姑就是师傅们“拐来做活使唤”的。智能儿的师傅净虚更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,教唆凤姐贪赃枉法、图财害命的就是她。因此在这样的环境里,这些小尼姑们最缺乏的就是人间温情的眷顾,哪怕这温情只有一瞬的美好,哪怕享受这温情是饮鸩止渴也在所不惜。

贾府中贾母、王夫人等人都是尊佛好道的,因此包括水月庵在内的许多寺院都与贾府关系密切,因此小时候的智能儿就有机会经常到贾府来玩耍,可随着年龄的增长,正常的少女情感需求使她开始厌倦一袭袈裟、佛灯常伴的僧侣生活,她爱上了同样经常出入贾府的秦钟。

角色片段

小说中只有四段:

第一段:

且说那秦钟宝玉二人正在殿上玩耍,因见智能儿过来,宝玉笑道:“能儿来了。”秦钟说:“理他作什么?”宝玉笑道:“你别弄鬼儿!那一日在老太太屋里,一个人没有,你搂着他作什么呢?这会子还哄我!”秦钟笑道:“这可是没有的话。”宝玉道:“有没有也不管你,你只叫他倒碗茶来我喝,就撂过手。”秦钟道:“这又奇了,你叫他倒去,还怕他不倒?何用我说呢!”宝玉道:“我叫他倒的是无情意的,不及你叫他倒的是有情意的。”秦钟没法,只得说道:“能儿倒碗茶来。”那能儿自幼在荣府走动,无人不识,常和宝玉秦钟玩笑,如今长大了,渐知风月,便看上了秦钟人物风流,那秦钟也爱他妍媚,二人虽未上手,却已情投意合了。智能走去倒了茶来。秦钟笑说:“给我。”宝玉又叫:“给我。”智能儿抿着嘴儿笑道:“一碗茶也争,难道我手上有蜜!”宝玉先抢着了,喝着,方要问话,只见智善来叫智能去摆果碟子,一时来请他两个去吃果茶。他两个那里吃这些东西?略坐坐仍出来玩耍。

这段话,是典型的“看似无情却有情”,也非常符合少年时代发生的爱情的特征,那就是“恶想”。钱钟书先生和他的堂弟钱钟韩先生幼年时代,也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叫宝宝,这兄弟俩表达爱意的方式比秦钟还狠,他们用竹子自制刀枪,埋伏起来,当宝宝路过的时候,大吼一声,装着强盗,佯装去刺宝宝,只到把小姑娘吓哭吓跑,才大大的得意一回,并在此处刻字:“刺宝宝处”。这样朦胧的带有一定攻击性的感情,其实就是爱慕。很显然,秦钟对智能儿,就是如此。表面冷漠,内心炽热,曹雪芹先生对于不同阶段人的爱情表现方式的把握之精到,让人叹服。

第二段:

谁想秦钟趁黑晚无人,来寻智能儿。刚到后头房里,只见智能儿独在那儿洗茶碗,秦钟便搂着亲嘴。智能儿急的跺脚说:“这是做什么!”就要叫唤。秦钟道:“好妹妹,我要急死了!你今儿再不依我,我就死在这里。”智能儿道:“你要怎么样,除非我出了这牢坑,离了这些人,才好呢。”秦钟道:“这也容易,只是‘远水解不得近渴’。”说着一口吹了灯,满屋里漆黑,将智能儿抱到炕上。那智能儿百般的扎挣不起来,又不好嚷,不知怎么样就把中衣儿解下来了。这里刚才入港,说时迟,那时快,猛然间一个人从身后冒冒失失的按住,也不出声。二人唬的魂飞魄散。只听“嗤”的一笑,这才知是宝玉。秦钟连忙起来抱怨道:“这算什么?”宝玉道:“你倒不依?咱们就嚷出来。”羞的智能儿趁暗中跑了。宝玉拉着秦钟出来道:“你可还强嘴不强?”秦钟笑道:“好哥哥,你只别嚷,你要怎么着都使的。”……且说次日一早,便有贾母王夫人打发了人来看宝玉,命多穿两件衣服,无事宁可回去。宝玉那里肯?又兼秦钟恋着智能儿,调唆宝玉求凤姐再住一天。凤姐想了一想,丧仪大事虽妥,还有些小事,也可以再住一日:一则贾珍跟前送了满情,二则又可以完了静虚的事,三则顺了宝玉的心。因此便向宝玉道:“我的事都完了。你要在这里逛,少不得索性辛苦了。明儿是一定要走的了。”宝玉听说,千姐姐万姐姐的央求:“只住一日,明儿必回去的。”于是又住了一夜。……且说凤姐等又过了一日,次日方别了老尼,着他三日后往府里去讨信。那秦钟和智能儿两个,百般的不忍分离,背地里设了多少幽期密约,只得含恨而别,俱不用细述。

而这段描写,表现的则是少年的懵懂和冲动。我们从两人的对话来看,智能儿是要和秦钟长久在一起,要离了尼姑庵,而秦钟也表示同意,只是毕竟年轻,过于急迫了。不过从两人的表现来看,确实是情真意切、情意绵绵的。而这样的感情,从后面得到了印证。

第三段:

偏偏那秦钟秉赋最弱,因在郊外受了些风霜,又与智能儿几次偷期缱绻,未免失于检点,回来时便咳嗽伤风,饮食懒进,大有不胜之态,只在家中调养,不能上学。……原来近日水月庵的智能私逃入城来看视秦钟,不意被秦业知觉,将智能逐出,将秦钟打了一顿,自己气的老病发了,三五日,便呜呼哀哉了。秦钟本自怯弱,又带病未痊受了笞杖,今见老父气死,悔痛无及,又添了许多病症。

智能儿是重情的主儿,一旦情窦初开,便不顾一切,跑来探视秦钟。这已经说明智能儿对秦钟的感情,是很真挚的。只是,没有想到的是,被秦父发觉,智能儿被逐,秦钟被打,连带着老父也一气之下,病故了。悲剧的色彩已经显露。

第四段:

此时秦钟已发过两三次昏,昏聩多时矣。宝玉一见,便不禁失声的哭起来。李贵忙劝道:“不可,秦哥儿是弱症,怕炕上硌的不受用,所以暂且挪下来松泛些。哥儿这一哭,倒添了他的病了。”宝玉听了,方忍住近前,见秦钟面如白蜡,合目呼吸,展转枕上。宝玉忙叫道:“鲸兄!宝玉来了。”连叫了两三声,秦钟不睬。宝玉又叫道:“宝玉来了。”那秦钟早已魂魄离身,只剩得一口悠悠馀气在胸,正见许多鬼判持牌提索来捉他。那秦钟魂魄那里肯就去?又记念着家中无人管理家务,又记挂着父亲积留下的三四千两银子,又惦记着智能儿尚无下落,因此百般求告鬼判。

只这一段,秦钟与智能儿的爱情方成“正文”。秦钟在临死之际,依然挂念着智能儿,只是他已经无能为力了。作为秦钟和智能儿这样的小孩子来说,发生这样的爱情,既是美好的,也是危险的。首先他们自己就没有生存的能力,其次这种感情也不见容于社会,第三,因此,结果就只能是悲剧的,不仅给家庭带来悲剧,也给自己带来悲剧。这双重的悲剧,正是《红楼梦》大悲剧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。

也正因为此,秦钟在临死之前,给予了贾宝玉一番忠告:

“并无别话。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,我今日才知自误了。以后还该立志功名,以荣耀显达为是。”说毕,便长叹一声,萧然长逝了。

这段话,初看起来,好像是薛宝钗史湘云等劝贾宝玉立志功名一样,其实不然。秦钟的话,其实另有深意。那就是劝告和提醒贾宝玉:不要自以为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,其实我们不能,我们太弱小了,即便连自己的爱情都保护不了。为此,应该求功名,然后才能保住自己的一份真感情!

很显然,秦钟求功名的目的和薛宝钗史湘云的求功名的目的是不一样的。只可惜,贾宝玉那里能体会到挚友临死前的忠告呢。而贾宝玉之后的悲剧遭遇,也印证了秦钟的预言,即便是贵如贾宝玉者,也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和爱情!

这,其实不是秦钟的悲剧,也不是贾宝玉的悲剧,而是整个社会的悲剧!因为我们知道,秦钟提出的办法,也并不一定就管用!更多的情况是得到了功名,就遗忘了爱情,或者为了功名,失去爱情。

相关专题
更多
红楼梦人物介绍

《红楼梦》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,又名《石头记》,是中国古典小说的最高典范,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首,被其众多的人物和百科全书式的描写所折服,要了解红楼梦担任要从了解红楼梦中的人物开始。,《红楼梦》中人人物关系比较复杂,我们每个人在此书中似乎都能找到各自的影子或人生折射。...